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HT]ACTIVE PAIN

hyde从沉重的睡眠中醒来,觉得什么地方似乎有些不对劲。他揉着因为宿醉还有些迟钝的脑袋,环顾四周。陌生的房间隐隐泛着一股灰尘和清洁剂的混合气味。加湿器、实木家具、洁净的天花板、很有被偷窥危险的落地玻璃窗。他又一次环顾九成新的、凉凉的、还没住暖的房间,视线投向窗外蓝灰颜色的天际。hyde嘴角微微抽搐,起身去洗漱,一只手抵在胸口,有些僵直的右腿拖在身后。
“要变天啦。”他自言自语。
淋浴,刷牙齿,今天彩排应该剃胡须,好,剃须。hyde在镜子里面端详自己的面容。因为睡眠充足,眼袋倒是消退了,岁月刻下的纹路却是怎样也消不掉。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十几年已然流逝,虽然心态没有变过,身体各处却不时的提醒他,想要至少再闹腾个十年哪?那就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tetsu却没有一点衰老的迹象,本人很在意的眼袋自己好似完全看不见,完全还是第一次见到时,那个微笑着向自己伸出手的少年。
hyde无声的笑了。
自己实在是太傻了。这种话说出口的话,会被嘲笑的吧。


hyde确认着舞台装饰,他的背后,tetsu在踢足球。hyde也想参与,膝盖却酸胀的要命。不过没关系,他经受过比这厉害得多的痛苦,比纹身,穿环都强烈的多。
决定手术后,没有告诉太多人。妻子陪着自己住进医院。主刀医生说因为是全麻,无法确定手术后的声音。自己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冰凉的手术台,手术刀,纱布,无影灯。hyde不能说自己没有害怕。实际上,麻药起效太快,他没有任何感想就失去了意识。
他似乎在深邃的密林中跋涉,踩过松软的腐叶青苔,空气冷而潮湿。透过白雾笼罩的树影,望见远方似是精灵,闪着白光的身影经过。他拼命地追逐,树枝划开脸颊,跌倒擦破两膝,怎样也追不上。终于追上了,身影忽然消失不见,他徒劳的环顾四周,渺无踪迹。
自混沌的白雾中醒过来时,hyde首先看到的,是含着盈盈泪眼对着他微笑的妻子。他无法回应,也打不了手势;脸上扣着氧气罩,右手上插着点滴管,左臂上裹着血压计。他只是看着她,听任她一遍遍整理自己的额发。
麻醉很快退去,袭来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喉咙自上而下的烧灼感,整个背部大片蔓延的放射性疼痛,没有休止。而且为了保护嗓子,不能出声,连叫喊出来都不能够。被痛觉折磨的睡不着觉,偶尔疲惫至极了陷入睡眠,很快又被痛觉拉醒。妻子不停的替自己按摩背部,方才觉得好一些。hyde不能出声感谢,画画儿逗她开心。看她笑出来了,自己也勾一勾嘴角,咽下一口带着铁锈味儿的血水。
沉默了一个月,他第一次被允许发出声音,听到音色里细小的金属刮擦和爆破声响时,他命令自己保留希望,抑制着不要产生任何悲观的想法。
复查的时候医生告诫hyde再不可以随心所欲的唱歌了。hyde觉得很突兀,他从未随心所欲的歌唱过。他是如此慕那些轻松自如地发出奶油一样顺滑甜美音色的歌者。拉鲁库每段旋律的起承转合,被他一遍遍重复后刀刻一般深深印进脑海。站在舞台上,面对每一张明亮的满含期望的脸,用尽气力,自身体内部抽出高亢的声音,情感汹涌爆发,划开胸膛,似是哭泣的唱腔含伤带血。舞台中心,聚集了最纯净的爱,最明亮的光。身处那里,他必须完美表现出LARUKU庞大的,美丽目的灵魂。
他必须成为最棒的主唱,获得普遍认同的,配的上LARUKU的主唱,tetsu心目中的主唱。
为了tetsu的,他们共同的梦想,他愿意付出所有。
许久之后,他听见自己唱出第一个饱满完美的最高音,忽然觉得什么烧灼了眼眶。
夜深了。hyde敲敲tetsu的房门,没有回应。hyde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听见隐约的BASS弦响。他静静听了一刻,离开了,回了房间。不一会儿,ken和yukki来敲门,邀他一起出去喝酒。

live过后,tetsu一定会抱怨没有放出来的开场影像、海外fans的照相机跟荧光棒、灭了的灯光、雨。hyde并不很纠结,能够见到fans如浪涛一般的热情,他就已经觉得很幸运了。空洞的胸腔被热量填满,伸出双手,狂热的她们近在眼前,仿佛触碰的到。
hyde最大限度的打开自己的声音,无视因为雨声有些失真的音效,尽情的高歌。膝盖酸痛,但他持续快速的跑过舞台,甩落一地晶莹的水珠。他没有感觉到单薄的白衬衫已被雨水打湿。
中间休息,hyde瘫坐在椅子上,顾不得向他抗议的膝。他这才感觉到凉意沁透心肺。外面女孩们あなた的歌声起起伏伏。hyde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


庆功宴的续摊结束时,已经是夜最深的时分。yukki扶着仍然喋喋不休的ken,跟hyde一起乘电梯。tetsu照例没有与他们一起行动,庆功宴上也几乎是酒刚沾了唇便离开了。
不知从何时起,宴会上致词和举杯致谢的变成了自己。虽然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在欢笑的时刻见不到tetsu,还是觉得有缺憾。
想和他一起笑,一起痛,一直一起——只是这样微小的想法。
hyde觉得体内的酒精在沸腾,膝盖仍旧一跳一跳的痛。他把滚烫的脸颊贴在门牌号码上,握住球形的门把手。如果里面的人把门反锁,他打算用尽浑身解数,也要让女服务生给自己开门。

tetsu模糊不清的嘟哝着,躲避着hyde带着酒的冷冽的嘴。hyde没说话,一把抓住tetsu,强迫他立起身来,堵住他的呼吸。tetsu赤裸的双足露出被子,毫无防备熟睡的样子激起了hyde深藏的破坏欲。
tetsu全身被推挤至窗边,脸颊、前胸和大腿都贴在冰冷的玻璃上,hyde自后方用力侵入他的身体。从这个角度,他得以很好的欣赏tetsu倒映在夜幕中的脸,因为疼痛和不能纾解的欲望而扭曲的脸。tetsu苦闷的声音震动他的耳膜。
hyde贴近tetsu的耳根轻声说着,“这可是落地窗,很容易被一览无余哟。”觉察到包容自己的身躯骤然紧绷,他满意了,继续变本加厉的挤压他,重击他。他想要折磨他,撕裂他,让他疼痛,感觉自己经受的痛楚。
一直到他再也无法忽视右膝的疼痛时,他向后倒去,粗暴的把tetsu拉回床上,强迫他坐在自己身上,抓住他的细腰,用力地下压。全身重量都集中在唯一的支点上,tetsu手足无措,不断地摇着头,挣扎却无法解脱。hyde狂乱的意识中,疼痛的存在渐渐流失。
他依稀听见自己喊出了tetsu的名字。

tetsu绵软的身体蜷缩着,向hyde怀里蹭去,枕上hyde的左臂。酸胀感自骨缝透出,hyde禁不住闷哼一声。
“……呃,techan……”
“怎么?”tetsu睁开圆圆的眼睛。
“只是旧伤而已。”
tetsu微抬起头,hyde把他按回原位。“没事,就这样。”
tetsu略微不解,有点歉疚,最后还是合上眼睛。hyde拥紧了他,拥紧了给予他冰冷的身躯热量,此刻仍属于他的温暖。窗外,一缕晨光正穿透云端,擦亮睡眠着的,灰蒙蒙的都市。

-FIN-

青鸟互相梳理着羽毛。

テーマ : 自作小説(二次創作) - ジャンル : 小説・文学

コメント

No Title

在自行想象中~

No Title

Trick or treat !=vv=

甜萝

419回忆录

唉~megumi出現的好尷尬
果然就各方面而言都四負心漢Orz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