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超级英雄即使死了也会原地满血满魔复活

于是已经被废柴兔子天火三次了

这次来说说那支总是乱入的乐队和那个总是活蹦乱跳的家伙。
乐队名为银河。主唱名为妖。即是银河的妖精。我发誓设定完成时马裤螺丝F还不存在啊啊啊
彩虹是连接天际的桥。银河是分割天际的河。
故事始于一个名叫彰的年轻人打算组一支乐队,唱好歌的乐队。他想方设法聚拢了一群人,温和沉静会写很多好歌的吉他青;技术精湛偏好重型riff的Fuji;地下圈内已经小有名气的鼓手钢;外形俊朗台风上乘的主唱一希。乐队取了个文艺的名字,叫光之河。举办了几场很受欢迎的live,出了一张收录五首歌的MAXI,瞬间卖光光。
这边彰打着发展壮大签约上巨蛋的算盘,那边队员却开始分崩离析。一希说我想唱流行热血摇滚。彰说咱家风格要多变不能叫粉丝腻了,上至明快流行下至阴暗摇滚都得包圆儿了。一希说我这嗓子达不到你这要求,外面一团还想挖我墙脚。彰说挖墙脚忒难听,这么着吧,咱们好聚好散,以后还做朋友。一希就脱团,很潇洒的走了。Fuji说俺就想专心搞音乐,不想看你成天整那乱糟的。彰说咱以后要签大厂牌,要全国巡演,要上节目,要做访谈,主流化免不了,与音乐无关的事儿免不了。杀必死免不了。Fuji说俺弄不惯这些个玩意,俺就想整点闷骚小众自主的。不过你是李,叫俺忍着也成。彰说咱不喜欢勉强任何人,你要觉得格应,随时走,团没怨言。Fuji就拖着吉他,很落寞的走了。
挺好一条河这下子残废了。彰想想,青的技术也不赖,歌儿一把吉他也能支起来;但是这主唱不好办。日本到处有支援鼓,支援吉他,支援键盘,支援贝司;哪儿见过支援主唱的呢?得紧找个主唱。彰就天天泡live,高校祭,街头演出,唱片行。他的要求可是高了。外型要美,台风要奔放,造型要时尚(他们哪儿有造型师啊),嗓音要好,音域要广,要懂音乐,会作曲当然好,最不济也得会写两句词儿。还有,留下这三个都极闷骚,新来这一个会放杀必死最好。
这么高标准严要求的主唱哪儿那么好找啊?彰找啊找啊,都找恶心了也没碰见个靠谱的。一天,彰纠结的不行,迈步进了酒吧,吧台上早已坐了一个麦霸。是个美貌的小人,打扮很潮,裙子下的双腿线条让人心动。一开口,听着却有点像爷们儿——民谣大叔的歌。然后是歌姬,摇滚,BALLAD。音域广阔,音色华丽,唱腔多变。彰听呆了。一时间他心潮荡漾熊熊燃烧。这要是咱家的小主唱该多好啊。非得他进团不可,骗来,抢来,生拉硬拽也得来!他不进团,我就入土!虽然性别问题还没搞清楚
彰怀揣着爆发的小宇宙,大步跨向前,吼出了改变人生的一句话:一起干吧!一起做音乐吧!
美人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盈盈地笑。为毛?难道你爱上我了?
彰瞬间石化。这点儿心事还没开始酝酿瞬间就被拆穿了这是何等失态啊!
美人还算给他面子,给他了电话号码,落款处画了只蝴蝶。彰打了电话。之后顺理成章,合练,一拍即合,入团。像Nightmare换了阵容后欲盖弥彰的把团名改用片假名写一样,乐队改用更为直白的名字:银河。
彰渐渐发现他真是捡到了宝贝。美人听过好多音乐,有独特的品味和想法。美人会写词儿,不但会写词儿还会写曲子。美人给四个人拗造型,还给他们画舞台妆(他们过去画的简直就是京剧花脸)。美人在台上很high,也不跑太多调,还会放杀必死,甚至跟彰讨论咱推什么官配好,鼓主唱很萌,但是不好实施,是贝司主唱还是吉他主唱……
不过美人始终不愿透露生辰八字跟真实姓名,(甚至当团签了约他还是用假名)只是取艺名叫妖,妖精之意。他们录音巡演总是一起行动,妖精却每每神秘失踪。不过倒没有影响到工作。彰不在意,也倒相安无事。
银河顺利major,发单曲专辑、上节目、巡演,一步一步走向高峰。四个人好的跟一口锅里炖出的四颗狮子头一样,装一盘就是四喜丸子(这啥比喻);妖极其善谈,幽默满载;青生性开朗,搞笑起来也不含糊;钢外形很酷,却相当天然;而彰总是扮演那个不合时机吐槽的角色。他们力推的青妖CP也很受欢迎。销量不断上涨,粉丝越来越多,前景一片光明。
新专辑录音准备中,新巡演筹备计划中,彰意气满满地工作。但是,还没等他把团员集合起来开大会商谈时间表,就再也不可能了。
银河成员钢遭遇意外,不幸身亡。
彰强忍悲痛,忙里忙外。青有时给他点支烟,拍拍背。妖坐在角落,一句话也不说。
直到妖把人聚在一起。三位团员,两名核心staff,他的马内,以及待他们如同己出的社长大人。他一扫往日的欢乐,面无表情的说,今天我所说的事情,是足以把我的以及银河的形象完全毁掉的。然而我希望和大家坦诚相待,所以必须要说出口。希望大家能够保密。
众人连忙点头,被妖稀有的严肃镇的无话。
妖继续说,我愿意为我的行为承担任何的后果,脱团、退出乐坛,什么都可以。
这些人已经被这一席话吓坏了。他们正襟危坐,等待妖抛出那个有如原子弹一般的秘密。
妖说,钢死了。
嗯。地球人都知道。
妖说,钢爱着我。
彰微微一震,但他清楚这个。钢给了妖太多的关注。也许他们都给了妖太多的关注。社长明显是最哨克的那个。
妖说,我亲手杀死了他。

TBC
コメント

No title

标题和正文的联系时什么?《——天然

No title

标题与正文绝对没有关系。《——点头作出回答

No title

@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又是哪门子的坑啊...


影武者?!

No title

你換Bo了都沒通知我口胡!我是千山萬水踩過來的=v=
于是這篇好長啊,掃了一眼沒懂,囧rzz
COPY回去慢慢研究orz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