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热病

是的这又是我做的神奇的梦= =
纯粹暗塔看多了。
又上狗血桥段了不好意思。
想虐老头结果好象变成相反orz
牙疼死了,这难道就是成长的烦恼?

热病
在回公寓的路上,hyde和tetsu吵了一架。理由倒无关紧要,不过是今天hyde在录制Music Station的时候,把NEXUS 4唱坏了,这一多半归因于他忙于VAMPS的密集巡演,唱法没有及时调整。这本是他们在制定时间表的时候就预料到的事情,而且在休息室里tetsu已经原谅了他,全无芥蒂的说笑。但是开车回去的路上,不知hyde哪句话又触动了tetsu的神经,答话里有意无意藏了些怨忿。而hyde正因睡眠不足外加traffic Jam而烦躁不已,随口敷衍了几句,没想到tetsu竟拉开门跑了出去,车外正稀里哗啦的下着这个秋天的第一场雨。等hyde气喘吁吁地好容易把他的宝贝抱在怀里,两人都已经被淋得透湿。
hyde半拖半抱的把tetsu弄回车上,一边在他耳边说着抱歉和安抚的话,也不知道能被听进去多少。tetsu的刘海和睫毛都湿了,雨水从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径直流下。hyde拿出自己包里的白毛巾想给他擦干,tetsu一把拿过去,自顾自的擦头发。hyde只好专心开车,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hyde偷眼望着tetsu的反应,后者全不理他。hyde这回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也在突突跳着痛了。
到了家中,两人也一直没有说话。tetsu径直进了浴室,hyde只好坐在沙发上等他。雨水一直渗透到他的皮肤里,他感觉手脚冰冷。他想去换套衣服,喝点热的东西,然后一下子钻到暖和的被窝里。然而不知怎的,他只觉得浑身没有力气,听着水声撑了一会,眼皮一合,睡着了。

热水应该是治愈系的。tetsu在热水下淋了一会,雨带来的冷气消散掉,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本来也没什么嘛。他拿吹风机把头发吹干,换了件T恤和一条在家里穿的宽大的牛仔裤。他想起新买的DVD,决定和hyde一起看一集美剧,——他还不困,倚着彼此,盖着毛毯,喝着大麦茶。
一边这样想着,tetsu微笑着走到客厅,发现浑身是水的hyde睡在沙发上。头发上滑落下的水珠像是眼泪。tetsu好笑的走过去想把hyde推醒,一碰他的手,吓了一跳:hyde的手滚烫滚烫,像是燃烧着一般。tetsu握住那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忽然感觉一阵猛烈的睡意袭来,也睡着了。


模糊不清的意识中间,hyde的眼前是他今生从未见过的繁多色彩不断变换,听见脑海里一个声音越来越响。
宝井先生,宝井先生?
闭嘴,他烦躁地说,这个声音让他极度不快。
宝井先生不喜欢被这么称呼?那个声音含着狡黠的笑意。他听出那是个女声。难道宝井先生更喜欢别人称呼你土井八郎?
闭嘴,他再一次强调。他突然想起第一个叫他土井八郎的人,开始不安起来。
宝井先生很关心小川先生?那个声音里的笑意更明显了。
他无法抑制自己声音里的惊恐。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宝井先生被吓到了,宝井先生被吓到了。那个声音耳语般的说。宝井先生,没错,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因为这里就是你的意识,我在你的意识里。没错,我已经在这里了。
混蛋!hyde下意识地吼出口。出去!滚出去!
没那么容易的,宝井先生。因为我已经在这里了。那个声音换成一种刻板的语气。我还有事情必须要做。
你他妈的干什么,你这混蛋!
对不起,我没有妈妈。不过我的确是个混蛋。那个声音继续刻板的说。我只是单纯好奇,相爱的人对对方可以忍受到什么地步。宝井先生,我很无聊,这片土地上已经很久没有我的踪影了。
hyde顿时明白了。你想干什么?别动techan,你这混蛋,你敢动techan!看我不……
看我怎么样,宝井先生?你胜不了我的,你还在发烧呢,宝井先生,是的,高烧。那个声音几乎要大笑了。我其实只是想知道,亲眼看见你的双手伤害着他,蹂躏着他,你们两个都会有什么反应呢,宝井先生。我是真的真的很好奇啊。
你这恶魔!滚!
那个声音完全不理会hyde。路已经开始延伸了。这片土地上没有我,所以要把你们带到新的土地上才行。你就等着瞧吧,宝井先生。

tetsu用手遮挡住射到脸上的强烈光线。让我再睡一会儿,他咕哝着,忽然觉得不对劲:他是在公寓里,哪来的强光?他猛然清醒过来,睁开眼,坐起身来。
他看见他从未见过的风景:纯蓝色的天空上悬挂着燃烧着的烈日,土黄色的土地上缠绕着一条反射着白光的马路,一条笔直的地平线把两者整齐的一分为二。这景色很像他们拍摄《Driver's High》时的地点,只不过他放眼四周。没有见到一丝绿色,一块轮胎印,一点点生物在此生活的痕迹。他的身边倒着还在沉睡的hyde。
我是在做梦,他喃喃地说,又倒了下去。
滚烫的路面烫着他的后背,他只好又坐起来。hyde依旧躺在他旁边,眉头紧皱着,嘴里喃喃自语。他的身子比路面还烫,衣服上仍然带着雨水的腥气,却已经基本干透了,弄得衣服皱巴巴的。他们身边还躺着两人的包,还有——更诡异的,鞋子。帆布鞋和沾了泥点的皮鞋。
如果是做梦,这梦境也太逼真了,tetsu自言自语,一边把鞋子穿上。他给hyde也套上鞋子,想了一想,把两人换下来的拖鞋收进包里。他推推hyde,后者根本没有反应,仍然模糊地自言自语。tetsu隐约听见“混蛋”两个字。
不好,已经烧的说胡话了。tetsu知道hyde是从不说梦话的。他把两人的包翻了个底朝天,悲哀的了解了两件事:第一件,这鬼地方没有手机信号;第二件,他们两人都没有随身携带常用非处方药的习惯。唯一跟药沾点关系的是hyde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吃的复合维生素。
hyde继续着他的自说自话,好像骂得更狠了。
不能再拖下去了。tetsu望望路的尽头,高热的路面上飘动着热气,闪亮的路面烧灼着他的眼睛。什么也没有看见,然而他并不想放弃希望。路边总会有人家的吧,有人家肯定就会有药。不管怎样——
他戴上太阳镜,把两人的包都挂到肩膀上,然后憋足一口气,背起hyde,却差点向前倒去。他没有想到hyde会是这么轻,好像比兔娘还轻。下次不要他抱自己出浴室了。他有点心疼的想,把他往自己肩上托了托,迈开步子。
他不知道自己背着的其实是两个人。
hyde又喃喃的说了几个字,沉默了。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テーマ : 自作小説(二次創作) - ジャンル : 小説・文学

コメント

No Title

你好,初次参观~请多多指教~^^
请问这故事还会不会接下去呀?

No Title

>>daisuke
会的,只是不知何时

No Title

那太好了~~~期待啊~
加油! XD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