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海王》零。

前两天终于想起该下音乐听这一回事,重新下了emule,又跑去豆瓣轮番骚扰友邻。大概我的脑子里听觉中枢那部分跟产生灵感那部分有根神经直接连接,听音乐总能让我想些什么,这次在听pura的猫头鹰。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世界,不像拉鲁库几乎是一歌一世界,但他们的世界风格统一,独一无二,而且正巧是我喜爱的,需要的。这就够了。
这次想好准备拿出来写的是前阵子做过的一个梦。友邻大概听我唠叨过,挺神经一梦,有个头没结尾,牵扯上了若干出现不合理人士。写这种东西,简单,随意,没有负担。都知道HT拟现实的文集叫青鸟,那么这个暂且称作童话吧。《SHINE》、《热病》、《猫有九条命》、《苏步青》,都算。只是一个想法,一点感觉,甚至是单纯的欲求不满充腐电,都可能形成这样一篇文。炒炒斯蒂芬金和汪曾祺的冷饭,挪用些HOLIC跟格林童话,都行。所以有时候写写文笔就拖沓,拖沓了就不想扯裹脚布越发拖啊拖的。然后就拖成坑了。
青鸟,是很用心在写。《DIET》当时是为了交稿在写,不知道有多痛苦。还好总算达到完美水准。《NEXUS》这稿是手写的,手写稿会比直接电脑打字精致,但未免做作。《KISS》、《砂时计》简直就是缪斯附体。《仲夏》这么有灵性的文,恐怕今日是很难写出了,虽然一样都是夏天。(我得再写一个老头独白。)《cure》,如果出本,这文不会登。太垃圾。至少要重写,起码那个结尾还有点悬念。前几天觉得新文好套路,找人问,没问出所以然。今天我自己想通了。犯了容易犯的错误,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直接写出来了。要拟现实说海特的事,该把两人的生活原原本本表达出来,留给读到的人自己理解。自己出来张牙舞爪,人家还不干呢。
《AX》,《Deja vu》,坑了好久。其实是我水准太渣,无法驾驭。《AX》那个破世界观,本来就是八百年前攻壳用过的,还就做了16集的设定。《Deja vu》呢,心理学知识都不完全,推理也好久没碰了。更别提这个故事到现在连个基本脉络都没弄清晰。hyde为毛是个警察,为毛他还懂心理学,为毛他还敢做心理咨询。《Chriminal Minds》还每集念一句名人名言呢。要装13,你书还没念够呢。切。
(某某:“XXXXXXXXXXXXX” Genius:“简·奥斯丁。”
Gideon:“OOOOOOOOOOOO” Genius:“尤达大师。”o(∩_∩)o...)
不过,有一天,我还是会写的。有些片段实在太有爱。AX II里的两个情节,hyde被敌对阻碍无法准时回到天桥,tetsu奔跑去想要抓住他挂在栏杆上的手,迟了一步,hyde坠入纷繁的思维之海,微笑着。tetsu不顾众人反对,自杀式进入思维之海,越陷越深,迷失之时,一只手把他拉了出来。hyde。
生活会变动,未来也许很无奈,但是生活还要继续,不能停滞不前。学些什么,看点东西,哪怕只是做些让自己开心的事,总不能坐以待毙。我是tetsu,也是hyde,在我坠入深沉悲哀的海洋之时,唯有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如是,会写新文。在填老坑之前,请静等我看书,练笔,装13。不不不,先写论文。

ps.那个在我这儿潜水的,回复呗,我很自恋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